墨玖

混吃等死中

【海鸟】迟到的中秋文

   南小鸟坐在沙发上,抱着手里心爱的啾啾玩偶一下一下地数着时间。
   直到十二点的午夜铃声想起,她才知道象征着团圆的中秋节已经过去了。内心又是不免的抱怨,抱怨海未的归家之迟。
   “我很抱歉我回来迟了。啊,作为赔谢,我会去附近的24小时店买小鸟你最喜欢吃的蜂蜜蛋糕,等我回来哦!”
   屏幕上闪烁着的语言使南小鸟忍不住笑出了泪花,她决定先去洗个澡等待着海未的到来。
   短信的时间显示停留在了2016年,昏暗的屏幕灯光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墙上挂着的映有蓝发人的黑白相片中。



作为我的三分钟脑洞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个什么玩意🌚

【海鸟】雪

       又下雪了。
       上一次下雪,是两年前的吧。南小鸟记得,当时那抹深蓝色出现在自己别院的墙头上时,她的内心是欣喜的。
     “你就是书里常说的那种飞檐走壁的大侠么?!”
     “嘘!别出声,我在躲人,能麻烦在你这里藏身么?”深蓝色的身影连忙跳下来捂住小鸟的嘴。
     等到墙外的脚步声渐渐远了的时候,南小鸟忍不住把捂在嘴上的手掰开,很是开心地拉着她“快告诉我你是不是劫富济贫的被追杀的大侠,能不能带我离开这里啊我住在这真的好无聊啊!还有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园田海未,这位小姐你能不能声音小点,万一他们再追来我武功再好也逃不了啊。”
      听到园田的回答,南小鸟快开心地飞起来。她出身是王府里的庶出二小姐,可是长期的家庭束缚让她倍感压力。再加上父亲最近总是在念叨着她的婚事,想把她嫁给宰相的天生有智力障碍的四儿子。
      她受够了这种受人牵使的日子。如今海未的出现,不就可以摆脱这种束缚的枷锁么?
      所以南小鸟提出了协议,她能帮助海未不被发现,但海未必须带她走。
     京城南府的二小姐不见了,与此同时,城外的一辆马车里多了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子。
     “啊!海未你快看,那个跑过去的东西是鹿么?
     “不不不,那是獐,鹿比它大多了。”
     “唔,那那个球是什么?是南球么?”
     “那个只是兔子的屁股而已(话说南球是什么)”
      “海未你看!那个兔子像不像你!”
      “.................”
      看够了外面的世界,南小鸟还是有点不可思议地摸了摸自己头上翘起来的毛。她真的是逃出来了么
    “海未海未你捏捏我的脸,我想确认确认这是不是真的”
     海未毫不犹豫地伸过手捏了捏她的脸。
     南小鸟一点也不觉得疼,反而有点痒。她笑着抱着海未的腰,窝在海未的怀里。
     “唔,海未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该怎么感谢你好呢?不如我以身相许?”
     “那个…那个,南小姐不要逗弄在下…”
      小鸟微微抬起头,一眼就瞥到了深藏在蓝色中的一抹绡红。
     “哈哈海未你好容易害羞哦!怎么办让我好想摸一摸你的耳垂!”
     “请不要这样!”
     小打小闹了一会儿,小鸟跳了个最舒服的地方抱着海未睡着了。
    “唔,海未我有点冷。”
     黑夜之中海未没有回答,但小鸟感觉到环在自己的腰间的手又紧了一点。
     真好呢,小鸟心满意足地扬起了微笑。
     深夜之中,风呼呼地吹着周围的树枝,夹杂在这声音之中的,是很多略有嘈杂的脚步声。
     海未很早就醒了过来,她又紧了紧环在小鸟身上的手,又拿起了身旁的佩剑。
     “小鸟,看来你家的人来找你了呢。”
      海未吻了吻小鸟的发梢,虽然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悄悄地放开了小鸟,独自走了出去。
     小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座不大的农家小屋里。
     旁边人察觉到了她的动静,立马端了一碗水到她跟前。
     “你没事吧?来喝了这碗水。”
     小鸟没有动,只是一味的抓着被子。
     “咱叫东条希,是海未的朋友。唔,这里是海未的房子,你放心好了。”
     小鸟这才接过水喝了下去。
     “那海未呢?海未去哪了?”
     “海未有事要办,她让我们把你接来。”
      小鸟点了点头。她现在头有点昏,对那天晚上的事没有太多印象,只记得她睡前抱着海未。
     “你能告诉我,海未她大概多长时间能回来么?”
      东条希愣住了,她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这个问题。
     “也许是两三个月,也许是一整年。海未她要护送一个大人物出使别的国,你应该懂得吧。”
      东条希说完这些话后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她走到一处很隐蔽的竹林里,缓缓地蹲下来,抚摸着冰凉的石碑。
      那里躺着她的爱人,海未的好友,绚濑绘里。
     “我骗了她,你说我该怎么办?绘里里。”
      隔着她们不远处的有一座新的石碑,上面刻着园田海未四个字。那天晚上,海未寡不敌众,被路过的东条希救下。只可惜海未伤的地方太多,还是没能挺住。海未最后没什么要求,只求希好好照顾小鸟,带她离开。
        这些都不是小鸟所知道的。
       小鸟紧了紧身上的大衣,伸手接住了一片片飞落的雪花。她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阵爆竹声,才想起来今天是元旦了。
        第三年了,海未快回来了吧。小鸟这么想到。

 

   感觉自己写的好不清楚,真是抱歉了qaq
     
      

【海鸟】故事的结局都会是HE(笑)

    Umi是H国的一个普通的猎户。
    不过平时一心只在乎打猎的她,这几天却心神不定。
    她好像恋爱了。
    那天,Umi和往常一样为了生计外出打猎。
    她救了一个女孩。
    然后,她爱上了这个女孩。
    当然,让她叙述这些事就是废话,因为她是一个不善于表达自己情感的木头。
    至少Kotori这么认为。
    Kotori是N国的公主。她是被人追杀逃到了H国,然后遇到了已然饿了好几天的猛兽。在她自叹自己命运坎坷时,一个帅气、温柔的女孩子救了她。
    在Umi的木屋里生活的这几天,是她最快乐的日子。在这里,她总算可以真正做一回女孩。每天逗逗Umi,和Umi聊聊天,吃Umi亲手做的饭,窝在Umi温暖的怀抱里午休。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如此静谧。
   直到……………

   “!海未妈妈这个故事是你写的么?”樱抱着刚才读的文案匆匆跑到正在做饭的园田旁边,踮起脚尖很是期待。
   “嗯,樱想要问什么呢?”
   “我好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啊!”
   “后来,N国的那些坏人派了好多人来搜寻,反被机智的Umi给吓了回去,于是公主和Umi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樱内心os:  “→_→您编故事哄孩子能力越来越强了…
    “好了别发愣了,赶紧来吃饭。吃完饭我们去看小鸟妈妈去。”海未拍了拍内心仍在吐槽的樱。
     “还要记得带一束新鲜的花去,小鸟妈妈喜欢那些。”
      正埋头吃饭的樱抬起头来,若有所思地撑起头来“海未妈妈,你说小鸟妈妈能看到我们给她的花么?”
    “当然了,她在天国生活,什么都可以看到哦,你现在不好好吃饭她也能看见的哦!”海未笑着帮樱拿下嘴角的米粒,又顺手理了理手臂上略微不整黑纱。
    桌子上的黑白遗照在灯的反光下显得很是刺眼。
   
 

【灯刀】雨

  又下雨了               
  青行灯本来是很期待下雨的,因为只有在下雨的时候她才可以和自己的爱人好好享受安静的时光。
  但那些都是曾经。
  如果不是那天自己的任性跑了出去,刀也不会担心自己而追了出来。
  只听得她大喊了一声自己的名字和一声急促又刺耳的刹车声。
  青行灯再也没有看见过妖刀姬。
  因为已经阴阳相隔了啊……
  直到看见妖刀姬一身黑的出现在自己面前,青行灯忍不住去拥抱了她。她突然想起来。
  是自己 消失了呢。 

                                                                          

【海鸟】不渝

   “你爱我吗?”穿着高中制服的小鸟踩着放学的夕阳,突然间回过身子问走在她身后的海未。
   “当然。”
   “有多爱?”
   “这辈子吧”
   “那可真棒。”小鸟抿着扬起的嘴角看着早已面红耳赤的海未。

  
   “你爱我吗?”
   “爱,很爱。”
   “有多爱?”
   “生死不改。”
   “我很开心。”小鸟走上前去环抱住穿着单薄的海未“有你这句我认为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们在一起。”窝在海未怀里小鸟喃喃的说。那时候双方父母得知了她们的消息后都表示了极力反对。

   “我现在依然爱你,你呢?”
   “………………”
   “你说你爱我,生死不改。那么没有可以阻挡我们的绊脚石。”
   “………………”
   “就算是死也不能阻碍,对吧?”
   “………………”
   泪一行行的落在了躺在棺木里的海未早已苍白的脸上,小鸟的手死死攥着安眠药瓶不住的颤抖。
   “等我。”

【灯刀】忆

      妖刀姬从病床缓缓醒来,她感觉自己沉睡了好久。

      久到连自己叫什么,以前的事全都记不起来了。

    “你醒了?”查房的医生走了进来,关切的问道。

    “你是医生?麻烦你一件事。”

      医生吃了一惊,因为对方并没有按常理回答她的问题。

     “你能帮我找一下我的爱人么?我想她应该可以帮助我恢复我的记忆。”

     “好”医生答应了她的‘无理’要求,拿起病例转身准备走出病房。

      “哦,对了,她的名字叫青行灯。”

        医生猛地一转身“你想起来了?”

      “我不知道,我脑中一片空白,但是她的名字我忘不了,那种感觉就像是镌刻在心上一样,脑中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青行灯是我的爱人。”

      “好吧,那我就出去了,祝你早日康复。”

       医生轻轻带上门,站在门外不动声色。她抵在门上慢慢地滑落蹲坐在地上。直到不远处有人喊她,她才抬起头来。

      “青行灯医生,主任让你去准备一下下午的手术。”

        她揉了揉发红的眼睛,笑着答道

       “好,这就来”

【海鸟】一句话

“我答应过要娶你为妻,与你长相厮守,做你最忠诚的爱人。现在,我来还你我答应过的婚礼。”园田海未身着白色西装,拿着戒指半跪在地上,在七位好友的注视下,向着刻有南小鸟名字的墓碑缓缓说道。

【酒茨】等

三月底的桃花总有别番情味。
茨木缓步走进桃花林,却不是欣赏这美景。轻轻走到他面前,将刚从桃树下挖出埋没多年的美酒。
“尝尝,特意为你准备留的。”
茨木拿起两个空酒杯,不慌不忙地斟满,然后一饮而尽。
“真搞不懂你,明明没有那么好喝,偏偏要抱着个酒葫芦不放。”
这就是所谓的买醉么?
许是喝多了,茨木顺势躺在他身上,不断的讲着寮里的事情。
说着说着,又一本正经地端坐起来,沉默不语。
神乐从远处就看见了跪坐在这里的茨木。
自以为悄悄地没有人发现,神乐慢慢走近茨木,却被对方突然的站起下了一惊。
“走吧,该回寮了。”
好像……看到了一个石碑呢,但是神乐的视线被茨木的身体完全挡住了,她看不见自己所想的物事。
“你一个人在这,是在等着谁么?”
“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
茨木摔下话,一声不吭地向着桃花林出口走去。
神乐这时才看清石碑上的字
“吾之挚友,酒吞墓”

【灯刀】等

   妖刀姬觉得很烦。
   本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她最近身后多了一个挥之不去的青色身影。有事无事总是逮着她给她讲怪谈。
   终于有一天,妖刀姬受不了了。
  “为什么老是跟着我不放,还讲一些莫名其妙的故事?”
  “因为我喜欢你啊。”青色的人听到她同自己说话,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知道我是谁么?”
   “妖刀姬啊,我喜欢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你知道我是谁那么干嘛还要追着我不…”
   话还没有说完,唇就被来人的手指堵住。
  “我叫青行灯,住在那里哦!”青色的人将手指收回,笑盈盈地转身走了。
    她难道不知道我是个受诅咒之人么?妖刀姬拂过嘴唇,上面好像还残留着她的气息。
  
    已经过了三天了,妖刀姬没有发现那个常在自己背后晃动的人影。
    大脑想了想后,决定去看一看她。
    青行灯躺着床上,好像是病了。妖刀姬用手探了探她的脑袋,认命的叹了口气,转身去楼下的药店。
   迷迷糊糊中的青行灯被人扶起来,听着好听的声音哄她喝下药汤。仔细的睁开眼,才看清来者的模样。
   青行灯笑了,笑中带了几分挪逾
  “干嘛对我这么好?”
  “因为你说你喜欢我。我就想着能不能为你做些什么。”
   青行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感受到了视线的降临的妖刀姬不安的搓了搓放在双腿上的手“你知道,我是不祥之人,能被你喜欢我很…”
  “别说了,我不爱听。”
  “哦。”
  “还喝不喝药了?”
  “要喝的。”
  “那你喂我。”
  “……”
 
   妖刀姬不知道自己照看她多少天了,她只知道每天喂她喝喝药,听她讲讲故事,日子过得并不无聊。
   她也没有去想为什么青行灯的病还没有好起来。
   知道有一天,青行灯开口又一次问她,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
   妖刀姬没有回答。
   这是青行灯同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想,我可能是爱上你了。”
   这是妖刀姬在青行灯坟前说的第一句话。
  

【海鸟】“妻子”

    南小鸟牵着自己女儿坐在手术室外,看似有一些焦急。
    因为里面躺着自己的丈夫,孩子的父亲。
   一个身穿蓝衣的人走了出来告诉小鸟,他快不行了,家属进去看看最后一面吧。
    床上的男人面色苍白,英俊的脸上毫无表情。许是听到了来者的脚步声,他缓缓地转过头来。望着那精致的脸庞,他用嘶哑的喉咙吐出了一句话。
   “我和你结婚也有4年了,我知道随便怀疑自己的妻子是不道德的行为。现在我只要一个答案。孩子的发色为何是蓝色的。”
    南小鸟没有说话,她静静蹲下,用手指亲切地抚摸着男人英气的眉毛。
   “我也不知道呢。孩子的发色是蓝色的,为什么你不是蓝发呢?”
   “为什么你不会弓道呢?”
   “为什么你抽鬼牌会赢呢?”
   “为什么你不是女子呢?”
   “为什么你不是……”
   “园田海未呢?”
    床上的人早已断了气。